伊朗街头的“道德警察”去哪儿了?
栏目:焦点发布时间:2023-01-15 10:09:57
  伊朗总检察长蒙塔泽里或许不会想到,他有关“道德警察”的一番言论会突然引发全球关注。12月4日,法新社援引伊朗学生通讯社的消息称,蒙塔泽里在一次会议上提到“道德警察与司法机构无关”并已被废除。当天晚

  伊朗总检察长蒙塔泽里或许不会想到,道德警察他有关“道德警察”的伊朗一番言论会突然引发全球关注。12月4日,道德警察法新社援引伊朗学生通讯社的伊朗消息称,蒙塔泽里在一次会议上提到“道德警察与司法机构无关”并已被废除。道德警察当天晚些时候,伊朗伊朗官方电视台阿拉姆(Al Alam)澄清说,道德警察蒙塔泽里只是伊朗表明“道德警察”自成立以来并未与司法系统有关联,国际媒体将此理解为伊朗官方受到近期示威活动的道德警察压力而调整政策,是伊朗不正确的。

  备受关注的道德警察伊朗“道德警察”,官方名称是伊朗指导巡逻队(Gasht-e Ershad),源于1979年伊朗革命胜利后出台的道德警察要求妇女在公共场所严格佩戴头巾的法规。指导巡逻队于2000年独立组建,伊朗承担确保女性遵守“着装规范”的道德警察职责。他们三五成群,开着绿色条纹的面包车走街串巷,在街头或室内检查人群。被巡逻队发现的“违规者”将面临罚款、罚没车辆、鞭刑、入狱等惩罚。

9月19日,伊朗德黑兰,人们在街头抗议道德警察。图/视觉中国9月19日,伊朗德黑兰,人们在街头抗议道德警察。图/视觉中国

  上世纪80年代以来,伊朗国内围绕佩戴头巾等“着装规范”的讨论及抗议活动时有发生。今年9月,22岁的伊朗女青年玛莎·阿米尼 (Mahsa Amini)因涉嫌未正确佩戴头巾被指导巡逻队逮捕,在拘留期间疑遭刑讯后身亡,引发全国性抗议活动及骚乱。伊朗政府数据显示,截至12月初,动荡局势已造成200多人死亡,经济损失超过4000万美元。

  直到12月5日,伊朗政府对事件的定性并无变化。伊朗媒体援引内政部官员的话说,抗议活动“很快被暴徒劫持”,并指责西方国家及周边敌对国家干预。12月4日,伊朗政府以“外国间谍”的罪名处决了四名“暴徒”。伊斯兰革命卫队次日发表声明称,准备好“平息骚乱”。

  但与此同时,有关指导巡逻队的讨论也在伊朗政府内展开。据半岛电视台报道, 9月以来,伊朗总统莱西多次表示,在执行有关头巾的法律时可能增加“灵活性”。蒙塔泽里近期也提到,议会和司法机构正在“研究头巾问题”。

  伊朗国内讨论的重点问题,一是指导巡逻队的性质。抗议民众将指导巡逻队视为“警察”,抗议活动也指向其暴力执法嫌疑。而在理论上,虽然有人将指导巡逻队视为“宗教警察”,但正如蒙塔泽里强调的,该机构并非司法和警察机关的一部分。伊朗政府前警察总长艾哈迈迪-穆加达姆近日接受伊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这些工作是指导性的,而非司法性或警察性的。”

  另一方面,伊朗各部门也在讨论如何在检查“着装规范”时增加灵活性。艾哈迈迪-穆加达姆指出,现有的模式“是80年代开始的,现在应当采取更现代化的方式”。半岛电视台报道称,有伊朗官员说,司法机构不赞成终止指导巡逻队运作,但可能采取“对抗性较小”的执法方式,如使用摄像头监控并罚款。伊朗官方电视台阿拉姆亦指出,司法机构将加强对社会行为的监管。

  不过,目前没有伊朗高级官员公开表示,源自伊朗革命的头巾相关法规存在重大修订的可能,也没有证据表明这些与宗教有关的规范会发生变化。自16世纪以来,伊朗长期存在针对女性的严格“着装规范”,仅在1920年代的世俗化改革后有所放宽。

  2010年代,在鲁哈尼为代表的温和改革派执政时期,伊朗也曾调整过相关执法监管措施,但并不触及要求佩戴头巾这一规则本身。2017年,大德黑兰警察局局长拉希米表示,“不遵守伊斯兰价值观”的人将不再被带到看守所,也不会被提起法律诉讼,而是“提供教育课程以改变他们的行为”。但2021年大选中,保守派候选人莱西取得胜利。因而,分析多认为,头巾相关规范进一步调整的空间有限。

  不过,伊朗街头的很多“道德警察”及那些面包车,近日确实消失了。在过去三个月不时扩大的抗议活动之后,伊朗各地也涌现出许多不戴头巾出门的女性。伊朗主流英文媒体《德黑兰时报》援引改革派媒体的评论称,当前的动荡既是危机也是机遇,政府可以借此机会反思自己的错误和不足,找到解决方案,从而恢复人们的希望。但也有声音认为,政府应当采取更强硬的措施。

  发于2022.12.12总第1072期《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杂志标题:伊朗街头没了“道德警察”?

  记者:曹然(caoran@chinanews.com.cn)